收藏本站 常州仁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专业生产:精密钢管,无缝钢管,汽车管,电机壳钢管等管体机械零部件!

关税挽救不了衰败的美国钢铁产业

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“我的厂房、机器设备均可搬走, 但只要把人员给我留下,几年之后我仍然是,从而获得更多优势。米赫姆表示,雪上加霜的是,美国不愿做出改变,归根结底是管理层掉链子。

  《洛杉矶时报》1986年8月25日就曾刊文哀叹美国钢铁业的衰败,文章说,“过去20多年,美国钢铁业可以通过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而得到某种形式的保护,但我们的仍普遍抱怨说无法竞争”。成立于1901年的美国钢铁公司是家“百年老店”,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垂直整合的钢铁制造商。1959年,该公司仍是美国第七大最有价值的企业。1959年7月爆发的50万钢铁工人大罢工对美国钢铁业造成灾难性的打击。1991年美国钢铁在“上榜”90年后被踢出代表美国最强大企业的道琼斯工业指数,标志着美国钢铁产业时代的寿终正寝。迪士尼和摩根大通被加入该指数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后者以美国钢铁的创始人摩根为其公司名称。1997年伯利恒钢铁成为最后一家跌出该指数的美国钢企,取而代之的是沃尔玛和惠普等公司。

怀念钢铁工人风光的时代

 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表示,希望保护受到外国竞争挤压的业,而美国钢铁业是其中之一。更重要的是,集中在中西部的老工业州,如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,这些州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表现得摇摆不定。

  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镇一家名为惠灵—匹茨堡的钢铁厂正等待着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。这座钢铁厂曾被当地人视为“莫内森的珠宝”,最多时有2000多名工人。工人们炫耀说,自己生产的钢铁建造了旧金山著名的金门大桥。小镇鼎盛时期有购物中心、银行和豪华酒店,如今除了废弃的厂房,仅有一家银行、一家保健品店和一家诊所。65岁的格隆博当过35年的钢铁工人,他至今还保留着穿破的工作服。格隆博近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:“1980年时大家还对这里充满憧憬,我们也以当钢铁工人而骄傲。如今我依然不改初衷。”但在1986年美国钢铁产业陷入崩溃之际,这家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征收高关税是在2002年小布什政府时期。受负面影响的美国建筑和汽车行业依靠强大的政治游说集团,敦促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出面反对钢铁关税。咨询企业“贸易伙伴关系”研究估算,小布什的这次折腾导致美国有2.6万至20万人失去工作。

  美国钢铁产业离不开美国政治。据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16日披露,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·纳瓦罗与美钢铁产业利益集团来往密切,曾指使钢铁公司提供资金,拍摄支持其政治观点的纪录片。而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看来,特朗普政府拿钢铁开刀强征关税主要还是政治问题,他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特朗普在竞选时表示要保护那些“生锈”地带,执政满一年后又马上面临中期选举,他在此时签署强征关税令,是要兑现政治承诺。

  “铁锈区”的钢铁工人或许认为特朗普在兑现竞选承诺,但这个行业之外的人可不这样看。《华盛顿邮报》刊文称,特朗普对钢铝征收高关税将迫使其违背选举承诺——美国钢铁业雇着约14万人,而消耗钢铁的产业却涉及650万人的就业。这意味着特朗普正在为帮助14万人而向另外650万人征税。在竞选期间,特朗普承诺将使俄亥俄、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州的汽车产业比以前更好,但征收钢铝关税将损害这些州的汽车产业。“贸易伙伴关系”开展的一项独立研究估算,特朗普此举将让18万人失业,明显多于美国钢铁产业现有从业人员的总数。3月8日,特朗普签署钢铝关税令后,美国钢铁行业抓住机会,国产热轧钢卷的价格随之上涨4%。对“美国的酒桶”这样过去只选择用美国国内钢材的企业来说,关税政策导致其出于成本考虑不得不解雇1/3的工人。不仅如此,特朗普承诺重建军队,但提高钢铝价格将导致新建军舰、飞机和其他军事装备成本上升,这意味着美国只能制造更少的装备,从而损害美国国家安全。而且,所有这些还没有考虑美国贸易伙伴的报复性措施。

  美国钢铁产业衰败,但不妨碍商人逐利。现任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把一家大型钢铁公司卖给外国公司,从中大赚一笔。2002年,罗斯和投资伙伴收购几家濒临破产的钢铁公司,合并为国际钢铁集团(ISG),并于2004年将其出售给钢铁巨头拉克希米·米塔尔,这笔交易让他们赚了约20亿美元。

  对特朗普来说,征收钢铁关税更像是一场豪赌。此举不仅是以贸易战大棒来敲诈世界,更重要的是,一味追求“钢铁为王”的昔日情结和急着拉拢选民,也将给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。

美钢铁产业,已和现代不合拍

  德国的一个政治家说过:“钢铁即国家。”一个大国的经济发展,没有钢铁业支撑是不可想象的。通过对钢铁业的扶持,一定程度能让国家经济体制重整。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关税政策,看起来是为保护国内14万钢铁工人的权益,并上升到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,但实际意义却不大。美国的问题是,钢铁企业已多年不进行设备投资,而从事钢铁生产的工人,其追求的社会福利、医疗劳保又不是哪个国家、哪家企业能支付得起和长久维持的。产业技术落后,却要有最优厚的产业福利、最完备的环保措施,这些让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振兴钢铁产业。在这一点上,日本的企业家早已领教。

  二战结束后,日本的主要依赖美国帮助。到了上世纪80年代,日本与美国的钢铁业博弈发生大逆转,企业的经营能力、技术水平开始反超美国。笔者去年和原日本钢管公司高管男泽一郎等友人合著《日本钢铁业的明与暗》一书时,记得男泽一郎说:“当时美国的问题是钢铁产能过剩、产品价格非常不稳定,加上工人不断罢工,导致美国从日本及欧洲国家进口产品剧增。美国钢铁企业大都是老企业,退休员工的退休金负担、退休员工的医疗费用等不断增加,企业拿不出钱进行设备投资,生产效率很低。”

  据日本业内人士讲,1984年日本钢管去美国投资并购时,看到一些美国钢铁厂的仪表陈旧,很多几十年前的设备完全不能和现代钢铁工业合拍。当时的美国金融机构也不愿向钢铁企业投资。正处于经济泡沫时期的日本企业家手里有大量资本,他们认准美国汽车业依旧庞大,对钢铁有很大的需求。新日铁、川崎制铁、住友金属、神户制钢所等纷纷拿巨资到美国并购当地企业,希望通过并购,导入日本的经营形态以扭转美国钢铁业的被动局面。

  让日本企业家始料不及的是,再多的资本投入到美国也无法改变美国技术落后的局面。不仅如此,美国钢铁工会与日本资方谈判时唇枪舌剑,坚决不接受日本“以和为贵”的劳资主张。男泽一郎回忆说,随着对环保的要求日益提升,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,除两家日本并购的钢铁企业还勉强维持外,其他四家被并购的美国钢铁企业或者倒闭,或者再次被其他国家的企业以极低的价格并购,日本对美钢铁业的投资最终完全失败。如今,美国不仅不能解决其钢铁技术、生产能力问题,相关贸易政策又被人诟病。美国的悲催让特朗普贸易及经济政策难以落到实处。

相关文章

用户评论

*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051983611681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

提交留言
* 必填项
* 必填项
* 必填项
* 必填项
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